潔西的不能磕頭日記 六十五

今天一早去參加喪禮,因為本來以為我們晚輩需要磕頭,結果後來沒有,不過突然發現,開了刀,雖說沒什麼太大的影響,恩,其實是有啦,現在還在僵硬,有時候會痛,而且現在我過馬路要看車不會像一般人轉頭過去看,我是整個人轉過去看,因為說實在也轉不太過去,也可能是我害怕轉,不過試過,就是轉的角度變小很多。今天突然發現,啊,我應該不能磕頭了呢,當然平常不需要做這個動作,但是還是有淡淡的悲傷飄出來。

喪禮本來就是令人悲傷的,今天是去送我嬸嬸,我二伯父的老婆,結果發現我們不用磕頭跪拜的原因是他們離婚了,這件事居然還是從司儀上聽來的,我跟我姐都很驚訝,我爸他們好像都知道,只是因為比較少往來,沒事大家也不會說這種事。但是雖說離婚了,但是也都一直有往來,所以有點驚訝。今天突然想到,真的很巧,我二伯父過世的時候,我整好在雪梨念書,只回來一次過中秋節,剛好送我伯父。人生真的無常,我爸說前些日子才在路上遇到我嬸嬸。

我爸爸有七個兄弟姊妹,除了最大的姑姑已經走掉,大家都來了,其他的已經走掉的兄弟姐妹今天都是孩子來,可見大家感情都還不錯。難得看到這麼多親戚總是在這種場合,唉。看著我的堂兄姐妹們送他們的母親,我心裡不禁跟著感傷起來,想到早逝的母親,沒能多孝順她幾年,真的很捨不得。母親在的時候都不懂得珍惜,再多悔恨,再多淚水都沒用。

今天一整個大崩潰,今天姑姑在跟我表弟說要他工作認真做,好好存錢,突然也很難過,我就是那個沒存錢的,有多少花多少,到了這個年紀還沒多少儲蓄,身體又不好,工作也不能做太多,但是也是我自己不想上太多課,一方面現在工作也不好找,老師多的跟山一樣,當然還是有職缺,看要不要做而已,但我也不想把自己弄太累,身體狀況也沒多好,一下累倒了又更慘。然後去年開刀,從開刀前開始放課,到開完刀休息都在吃老本,開刀也花了不少錢,整個心裡不是不慌的。

聽到 Guns N’ Roses 的 November Rain ,天啊,這我們年代的歌,光看聽歌就差不多可以知道年紀了,同世代聽的歌大概都大同小異。有些人不能忍受新歌,我倒是還好,只是很久沒翻譯歌了,不知道為什麼沒有聽到特別喜歡的,有時候也太懶或太忙。昨天打那些翻譯算很難得了,打很久就是了,久沒翻譯功力真的會大減,大腦可能有一塊翻譯的區塊。

頭一直微微地痛,覺得我又中暑了,夏天超容易中暑的體質,今天其實待在冷氣房的時候多,只有在等公車的時候,大概二十分鐘吧,一早九點太陽也沒很大,這樣也能中暑,真是服了我自己,喝了一瓶椰子水,洗了澡,多喝水,還是覺得全身都是熱的,真害。

好累喔,沒做什麼事的一天,為什麼老是要否定自己呢?其實今天去了喪禮,跟親戚一起吃飯,下午跟我老姐去好市多買衛生紙,回來備課看比賽,看了一集金裝律師,不錯看,但也不足以我再追加一集。好不舒服啊,希望睡一覺起來會好多了,再嚴重的話又不能去刮痧,感覺就不妙。睡覺去,晚安。喔,週末了,大家週末愉快,我的週末要認真的上課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