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又帶點淡淡哀傷的同學會

昨天是久違的高中同學會,畢業多少年已經沒去數了,自從過了二十年後。非常難得,大家每幾年總會聚餐個一兩次,去年次數偏多,今年好像是第一次。偏多那幾次人也偏多,因為又連絡上了一些同學,不然原本的老班底是我們這群從高商時代就一起玩在一塊兒的同學約十來個,班上男生只有十個,除了僑生外其他的人都有密切地保持聯絡,聚餐後唱唱KTV,打打牌之類的,偶爾當然也是喝喝酒。去年同學的尾牙還留一桌給同學,不過潔西沒去,反正理由一堆,潔西去年推了還不算少的約,臨時毀約的也不少,應該那時就一整個蠻憂鬱的,所以還算正常,不然很少會做這種事的。

這次本來擔心跟手術衝突,還好沒有,不過本身卻是一波多折。主辦的同學得了癌症,請另外一個同學辦。不巧地另外一個同學又非常不幸地剛好母親過世也沒辦法出席。時間快到了,原本可以的人有些人又突然有事,差點要流會,所以得癌症的同學本來不想說自己的病況,應該是有被這群同學氣到,才說出要不是自己得癌症也不會請另外一個同學辦,另一個同學當初也是很努力地辦,時間場地都約好了,但是媽媽剛走,當然就沒法出席,還好後來有大家相挺,昨天來了十個人,算是人數最少的一次,不過也還是相當開心。

開心之餘大家也開始討論到健康問題。同學的癌症,潔西的開刀,其他人的一些健康上的問題。健康檢查的重要性等等。年紀大了對於生老病死就像不想理他還是會迎面而來,總有一天人是要走到盡頭的,在那之前,周遭的人的狀況,其實對自己也有很大的影響。

潔西得癌症過世的媽媽,姨丈,伯伯,堂哥,對於癌症也不算陌生了。但是同齡的同學朋友中,高中同學是第一個,知道的時候還蠻震撼的,不知道該怎麼應對,連要怎麼安慰同學都要想好久,生怕寫錯東西。還好,昨天同學也很放得開自己在群族裡面聊到,對於大家的支持與鼓勵也欣然接受,也有同學說想到就會找他聊聊,要他把心情放開點,積極樂觀有助於病情,同學的回應也都不錯。現在想到還是很難過。

然後昨天回家想到還是怎麼的,就查起關於自己的資料了,半夜在那劃頸椎的圖,因為潔西是這叫做什麼呢?動感學習?沒有實際畫下來,怎麼看都記不住,因為到時候要跟醫生討論開刀的方式,另外要放入一些金屬物,希望至少醫生在講的時候自己是知道狀況的,而不是呆呆地什麼都聽不懂,就全權交給醫生處理,那樣也不是不行,但是不喜歡。另外,醫生把手術延了一個星期,因為原本手術當天他要開會,應該就是個一定要出席的會議,那就延囉。可是潔西假已經請好了,所以手術前一個星期是放假的,剛好養身體,每天吃飽睡睡飽吃,其實手術後應該也是吃飽睡,睡飽吃。應該會肥到天際。不過還好本來想請一個月的假,潔西後來請了五星期,所以延後一星期開刀也還有四星期可以休息。而且真的在不舒服,還是可以請假的。

今天跟同學說,等著我回來。然後說,恩,假如潔西沒有回來,恩,不會啦,一定會回來看大家,嚇死全班,哈哈哈,一堆人哇哇叫。不過有個第一次來上課的同學,根潔西說了關懷的話,後來潔西繼續在跟同學聊天,他走出去教室,又走回來,再說一次一切都會平安順利的。好感動喔,同學人好好。

潔西有擔心嗎?沒有那麼擔心了,就當作一個事實來接受,昨天聊到的時候也都還很平靜。真的百分之時不成功要發生也不是潔西能控制的,潔西會想弄清楚自己將會接受的是什麼樣的手術,成功後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一些可能得併發症,信任醫生的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就真的到時候就交給醫生了。昨天看日本厚生勞動省委託民間做的手冊裡面寫到前面的手術需要技巧,需要找到相當信任技術優秀的醫生。潔西朋友的老公自己是神經外科醫生推薦的醫生,潔西覺得應該是相當值得信任的。

日本人得病的比率偏高,所以他們厚生勞動省才會出手冊吧,寫得很好,解釋地還蠻詳盡蠻基本的,雖然是全日文,不過漢字多,還算容易理解,老實說,比中文還容易理解,中文有時候覺得讀起來很難看得懂呢。明天再來重讀一次吧,不想嚇自己,但是還是希望能夠有點概念。

這兩天比較忙,今天不忙,下課後就吃吃吃,看影集,發呆,玩手機,因為明天沒課。但是睡前又開始想上課的東西,今天居然放錯一張講義,真的是很誇張。累了,是應該類,下午很想睡,撐著沒睡。希望可以好好睡一場,不要又一直被吵醒了。然後希望下次是有好消息的同學會啊!晚安:)

廣告

留言必須留下名字郵件地址經審核後才會出現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