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滴注射K他命治療躁鬱症與咳嗽?

標題一定要打問號,因為在台灣前者還在做臨床試驗,後者是潔西自己的經驗。K他命不是毒品嗎?恩,是,沒錯,但是 Ketimine K他命的學名叫做氯胺銅其實是一個麻醉劑,跟嗎啡可以止痛一樣,有不少藥其實都是原本有醫療效果,但是藥物被濫用成為毒品,在台灣是第三級管制藥品。咳嗽糖漿也是其中一種,很多人應該不知道,其實咳嗽糖漿有鴉片成分,潔西很喜歡的一個美國歌手就有這方面問題,還寫了兩首相關的歌。那天醫生開藥,潔西平常吃的一個鼻子的過敏藥,常常缺貨,那天順便問醫生問說怎麼這麼常缺貨,醫生解釋說因為它可以用來提煉毒品,恩,難怪潔西覺得他的效果特別好(誤)。

其實K他命用點滴注射來治療憂鬱症跟躁鬱症在歐美據醫生說已經是通過臨床正式用在病患身上了,台灣現在還在臨床階段的樣子,潔西上網看好像國外在 2010就有相關報導跟臨床了。看到其中一篇說因為 K他命已經是原本就有的藥,所以不能再申請專利的樣子,再加上要到醫院注射非常不便,後來就有出現跟其他藥物合併。

潔西做的這個臨床試驗就是如此。第一個星期靜脈注射兩次K他命,量其實只有一般麻醉的十分之一左右,每一公斤 0.5mg,沒記錯的話,就是看你幾公斤在乘以0.5mg就是你要注射的劑量,然後是用點滴注射的方式,時間大約四十分鐘。第一個星期分兩天各打一次,共兩次,都是在醫院的住院病床上注射,注射的時候有監控血壓與心跳的生命徵兆,另外會測腦波,做的時候醫生跟研究人員都會在一旁,注射完會在醫院待四個小時觀察,所以算是能夠安全放心。

大家最愛問的就是不怕上癮嗎?不會啊,才打兩次,劑量也不高,打完就心情不錯,當然可以繼續打最好,沒有打了也不覺得難過。上癮這種東西很難一兩次就上癮吧?通常是要不斷地刺激或重複,現代人太多人手機成癮了,對於生活的影響更嚴重吧?說到上癮,上星期天上完課後學生說老師你咖啡上癮喔?潔西說沒有啊。同學說老師可是你嘴唇跟臉色都是咖啡色啊!這個大學生,小寶說他聽了一定會揍下去,哈哈,潔西是老師,只能在心裡瞪他,哈哈。學生說可是看你每次上課都在喝咖啡。恩,同學,那是因為星期天早上十點半的課,潔西不習慣早起,八點多起床,九點出門,沒喝咖啡怕會睡著啊!平常也不會每天喝,想到才會喝下,不算上癮啦。又偏題了…

第一次去醫院注射的時候潔西有點緊張,什麼都沒想,躺在床上,開始注射後可以感覺藥慢慢地從點滴裡面打進身體,就像潔西用得強效止痛藥英明格一樣,可以感覺藥在身體流竄。一般打點滴通常沒什麼感覺,不過K他命的話進入體中的時候有種冰冰涼涼的藥流進入身體中,是種你沒辦法忽略的感覺,藥慢慢地經血管進入你的身體,開始在身體裡面竄流。意識開始有點模糊,不過還是可以聽到背景是醫生與研究人員討論的聲音,時而彷彿潔西不存在一樣般的大聲喧嘩時而像是不希望被聽到的低聲細語,漸漸地分不清楚成為背景音效了。

眼睛是閉上的,或許爾偶張開,感覺自己身處於一個廣大的空間中,一片白茫茫,覺得好像有人來了,又走了,留下潔西一個人,這時候出現的背景音樂是高亢的女高音唱著不知名的歌,自己在的畫面中好像也有音樂聲,人聲,感覺輕飄飄地,意識非常地薄弱,最後一切消失的時候只剩下女高音跟潔西。

眼前看到的畫面好醜,不斷地在眼前轉變的畫面都不美,有時候是咖啡色,有時候是各種奇奇怪怪的顏色,不過真的非常放鬆,潔西心想,假如這是我自己可以控制的話,那我要在雲海中舒適的享受被雲朵包圍著的感覺,不然起碼也要在大海裡面自由自在的遨遊,這什麼鬼地方?一點都不舒適。其實是躺在病床上怎麼會舒適呢,哈哈,身體倒是有種飄飄然的感覺。不過一直持續感到有正面能量源源不斷地流入體中,這感覺還真不賴,非常開心地面帶微笑。

當中醫生問了潔西感覺如何?憂鬱嗎?平靜嗎?焦慮嗎?幸福嗎?恩,很平靜很祥和很開心。一點都不憂鬱,一點都不焦慮。然後潔西開始一直傻笑,呵呵呵地傻笑。跟醫生說,難怪我那些吃了大麻的朋友每次都一直笑,哈哈哈,哈哈哈,沒什麼好笑的,但是潔西還是一直笑。因為在很舒適的環境下被問到那些問題誰不會笑呢?其實笑的人大概都是在笑那些問問題的人吧。不是潔西有很多吸大麻的朋友,而是潔西先前常跑夜店的時候,常跟外國人一起出去玩的時候,周遭有不少常常抽大麻的人,先前去日本遇到的荷蘭人也說,微量的大麻不會上癮啊,大麻還有一些藥品在荷蘭是合法的,有專門吸食的地方,很妙吧,第一次聽說,先前是聽說在咖啡店就可以買到加了大麻的布朗尼。

星期一做完的時候好累好想睡,注射完還在床上待了半個小時左右。然後後來四個小時觀察期也一直睡,當天回家就睡覺了。好累好累好累,這輩子好像沒有這麼累過。做完之後還跑去雙和醫院去看先前做支氣管鏡的報告。醫生說一切正常,沒看到有不好的東西,不過有兩個地方有點紅腫發炎,一般來說應該是胃食道逆流引起的。潔西差點想罵三字經,醫生你在跟我開玩笑嗎?胸部X光也照了,胸部斷層也照了,吹氣試驗也做了,連難過的快死掉的支氣管鏡都做了,最後跟我說是胃食道逆流,哈哈,不好笑。然後開了自費的藥,醫生說假如還是沒好就可能要做胃鏡看什麼地方有問題,比較貴的有效用的藥要照了胃鏡健保局才會付費,不然會像現在這樣自己自費。

當天回去感到最奇怪的是,K他命居然把潔西的咳嗽治好了。連續不斷地咳了快五個月,吃了一堆藥,中西藥都吃了,怎麼樣都吃不好,星期天上課的時候還很沮喪,因為兩堂課都咳得很厲害,很對不起學生,咳到學生都把口罩戴起來了,潔西還要解釋真的不是感冒,不會傳染。前一天還咳得超嚴重,但是去打個四十分鐘的K他命的注射後,咳嗽馬上就好了。還有一點咳,非常少,生病這種東西你知道的,雖然說趕都趕不走,但是去的時候一陣風,你就是知道,他走了,揮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為什麼認定是K他命,因為生活用藥沒有任何變化,除了注射K他命外,其他都跟平常ㄧ樣,沒吃了什麼,沒喝了什麼,沒多做了什麼。

星期二幾乎不咳,星期三也是,昨天上課學生問潔西咳嗽好了嗎?上星期六也沒咳,因為幫這個學生上了三個多月的課,每堂必咳,常常咳到說不出話來,但是呢突然不咳了,他也嚇到了,哈哈。不過不知要是不是藥效過了,昨天跟今天都開始微微咳嗽了,沒有很嚴重,不像先前,但是就是又開始咳了,還有痰,有點害怕,又會大咳起來,算是K他命藥效過了嗎?啊!有些煩。

上星期四第二次去注射K他命的時候,因為第一次當天醒來的時候看什麼都是茫茫的,不知道是因為沒戴眼鏡看不見,每樣東西都朦朧地罩著一層影子。本來打算找出隱形眼鏡來戴,看看會是如何,但是早上起來有點來不及,忘了。

第二次打K他命,效果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但是就是好好的開心的,無憂無慮的,可以寫東西的。上次是太早很想睡覺嗎?第二次還是很想睡覺,但是跟上一次不太相同,或許是潔西太刻意想要體驗感受了,所以事物好像都相當地清楚,上次打完幾乎整個是意識模糊,做完後,下床還要人扶。

從一開始打就想要維持鎮定,還是一樣能夠很清楚地感受到藥進入體內的感覺,非常涼快,本來就已經很冷的病房,還好當天有備而去,上次超冷的,所以那天穿了羽絨衣,笑死我自己,外面三十幾度大熱天,穿背心都不為過的日子潔西在那邊穿羽絨服,上一次冷到怕到了。穿得很暖和,所以當那股涼意進來的時候是一陣冰冰涼涼非常舒適的感受,有股冰冰涼涼的東西在全身流竄,眼睛不斷地閉上跟張開,終於知道為什麼會有作者清楚詳細地描述病房的天花板與窗外,當你所能見到就只有這些東西,張開,閉上,再張開看到的還是一樣的東西的時候,那大概就能很清楚地一一描寫了。上一次好像都沒有動,這次呢,試著動動腳,然後晃晃左手,揮揮右手,恩,都還在,都能運作。上次有點呆到一動都不動吧?

眼睛閉上的時候,大家試著把眼睛閉上看看,平常閉上眼睛的時候是眼前一片黑暗,只有一個景色是固定的,不會變的。不過注射 K他命一陣子後,眼睛閉上的時候看到各種不同的顏色,光,線條,不成形的光影,不知道有沒有人像潔西,試著想要控制,有點這是我的夢境所以應該由我來控制吧?可惜不聽話的光影還是按照他想要方式呈現,金色的流沙般一層層地往下流,或是奇怪的顏色不斷地變換,圖形慢慢地變化,可是潔西想要的海洋與藍天白雲都不見蹤跡。

太刻意保持清醒吧,眼睛不時張開在閉上,手腳動動,所以雖然還是有著夢幻感覺,但是醫生來問診的時候其實意識還蠻清楚的,也是有種輕飄飄的感覺,好像被什麼東西包圍著,但是卻又不忘跟現實連線。三不五時張開眼睛,看看醫生跟研究人員在做什麼,然後再回到舒適的安全膠囊中窩著。不時動動自己的手腳,事不是還在,能不能動,確認自己不是在夢中,然後再回去跟著轉啊轉。聽到剩下五分鐘要做腦波的時候超級失望,什麼,這樣就沒了?別走啊,依依不捨說再見,心中想著,潔西下次要去荷蘭去吃布朗尼,哈哈哈。

當小白鼠點滴注射K他命居然治好潔西咳了快要五個月的咳嗽了, 雖然有點擔心又回來開始咳了,不過在心情方面真的有很大的感善,想法比較不負面,慢慢正向起來,做事情的精力也回來了,也比較有注意力,比較能專心。先前幾乎快兩個星期或更久都不能寫出一篇文獲錄影片,但是上星期又開始覺得,啊,好多話想說,好多東西想寫,而且也寫得出來。超開心的啊。備課也比較能夠專心也有比較多的想法,雖然也不見得上的比較好,但是至少上完是開心的,而不是像先前上完課老是自責覺得自己上得很糟糕。

據說,恩,據潔西網路上看的一些中英文相關報導,K他命的注射對於防範自殺有非常好的效果,因為跟一般抗憂鬱劑不同的是作用的地方不同,是把阻止麩胺酸(Glutamic acid) NMDA receptor 的受體,NMDA receptor 中文是 N-甲基-D-天門冬胺酸受體,太醫學了,很難懂喔,就是把會產生不開心憂鬱因素的一些傳導物質擋住,但是一般抗憂鬱藥是作用於多巴胺,血清素,腎上腺素等神經傳導物質。潔西講錯的話請見諒。總之潔西對藥物算蠻敏感的,先前在澳洲真的每天都很想自殺,但是醫生開了每個藥,忘記名字了,一吃馬上自殺念頭消失,雖然還是很憂鬱。所以潔西一直覺得死亡這種念頭真是腦中的某些傳導素,低到某個階段的時候,非常憂鬱到一個極點自殺的感覺會自動跑出來,但是一吃了藥之後,把那個神經傳導物質拉上來後,自然而然自殺的念頭就消失了。當然不是每個人對於藥物會有相同的反應,不過潔西真的很為那些連嘗試都沒有就自殺的人感到難過,試了一次的藥沒效,還有不同的藥,還有住院的選項。不過住院也不一定能保證什麼,潔西有一次看醫生看到一半,醫生說,不好意思,我必須先離開一下,有病人跑到樓頂打算跳樓自殺。也有一次有個演藝界的人自殺,報導上把醫生名字都寫上了,超難過的。

因為某些原因改看現在這個醫生,那天打針有聽到他們在談醫生的新書,回家問了 Google 大師,出了兩本喔,偷偷,恩,也沒有,算是光明正大的去看醫生部落格,好強,詩還刊在公車上,有網友看到喜歡跑去留言,潔西在公車上看過一些,不過倒是沒看過醫生的。詩這種東西潔西一直覺得難懂,不過醫生寫得算平易近人,但是看到詩想到醫生,偷笑,看起來不像是個詩人,打扮吧?然後看到醫生出書好羨慕喔,潔西也想出書,但一整個就寫不出來一本完整的書,先前約都簽了,自己寫不出來,又先前嫌稿費太低,二萬一本書,還沒有抽成,這樣不開心還不如不要寫。先前也有談出自然發音的書,也不了了之。啊!什麼時候才能寫出一本書呢?

現在開始第二階段要吃七週的藥,希望這個藥有效,是個已經核准上市的肺結核用藥,但是跟K他命作用的地方是一樣的,能不能也順便把咳嗽也治好啊?假如有效的話,可以做很多事,說不定也可以寫出書來了。 醫生說對某些人來說,藥效可以非常的持久,希望潔西也是如此啊!喔,對了,因為要問狀況,所以醫生會打電話來問狀況,潔西通常都睡到中午,幾次都睡夢中接電話,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然後潔西覺得這個臨床試驗是很安全的,不需要太擔心,另外也有抽血檢驗監測肝功能,腎功能,血糖,膽固醇等。喔,還有錢可以領喔,哈哈,其實這個臨床試驗就算免費或是要付費,潔西可能都會去做吧。

寫超多的,應該沒有不能寫吧?不能寫的話在留言潔西就刪文了。然後還有一個重點忘記寫,藥物的話有兩組,一組是上面寫的肺結核藥,一組是安慰劑,為了不影響試驗,吃的是哪個試驗對象跟醫生都不知道。潔西問醫生要怎麼思考,因為假如吃的是真藥,會想說會不會吃到安慰劑,想想著或許藥就沒效了。但是也有可能吃到安慰劑,覺得自己吃的是真藥,所以明明是吃安慰劑,但是卻有效過。蠻多臨床顯示其實安慰劑也有他心裡的作用不知為何就有效了,心裡是可以影響很多事情的。醫生說,不用管他也不用去想,就正常吃藥,看看反應如何了。好吧,只有如此了。祝潔西好運吧!

廣告

留言必須留下名字郵件地址經審核後才會出現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