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 McLean – Vincent 唐 麥克林 – 文生 Lyrics 中文歌詞 潔西不負責翻譯

上上星期應學生要求教唱的歌 Vincent 文生,(Starry Starry Night 星夜),不知道這首歌就算了,不過居然有人不知道這個人是誰,同學, Vincent van Gogh 文生梵谷是個大畫家,好吧,歌不知道沒關係,名字不知道也沒關係,畫總有看過吧?真的還沒有?那柯南的「業火的向日葵」有看過嗎?文生梵谷最有名的畫作應該就是向日葵跟這首歌的星夜。下面連結有他的畫,歌的 MV 裡也有他的畫作,欣賞一下。
 
沒有知識真的還是三不五時要看一下電視或上網亂逛一通,看卡通漫畫動畫也可以長常識,辛普生家族早就預言川普檔選了呢!不少東西真的是常識,不過台灣很可憐,尤其潔西那年代,什麼音樂課美術課通通拿來考試了,一般人的人文素養缺乏的可憐,大概都是要自己補充,現在學生應該更容易取得更多的資訊,不過有點反而是更缺乏了,假如沒有自己多補充的話。
 
小寶跟潔西玩知識王,就是問一些各式各樣的問題,通常動漫跟影視就交給小寶,其他歷史地理跟一些有的沒的潔西有些都還知道,小寶就會問說,你怎麼會知道這種東西,恩,其實應該是常識啊,多看書就會學到很多,不過潔西很多的知識常識都是學英文一起學的,真的,學語言通常會一起學文化還有一些雜七雜八好玩的東西。
 
唉,現在也不知道什麼才是常識什麼是知識。剛剛看新聞採訪抗議反對異性戀的人說他們只要在網路上批評同性戀就被說是沒邏輯,說他們被霸凌,不知道新聞記者是不是故意的。網路霸凌或被批評根本就是常態,上 PTT 去看看就知道了啊。
 
潔西那天走在路上突然想到社交媒體 social media 的最大好處,就是讓潔西知道這個世界上比潔西病得更厲害的人還真的不少。不只是 PTT ,FB,Twitter,Instagram,有些人不知道是反串還是真的無知道令人同情,台灣人的邏輯真的不太好,潔西多年的教學經驗,上PTT的人的神邏輯真的更誇張更多,當然也可能是反串,但是很多時候真的很多人你問他為什麼反對?就是為了反對而反對,贊成也就是因為喜歡,拿不出半點東西來支持自己的論點,喜歡強詞奪理,說不過人家的時候就說人家霸凌你。
 
潔西看過 Ted 的一個演講,忘記詳細內容了,總之就是說當你跟人家吵架吵輸的時候應該要感謝對方,讓你學到了新的東西。潔西覺得說得超好的,很多時候很多事情沒有一定的對錯,很多時候每個人可以有自己的觀點。
 
傳統就是不能挑戰不能改變的嗎?宗教的一定性在哪裡?不能離婚?大家還不是照離。離了婚就會下地獄嗎?吃素是好的?吃葷就不好嗎?想當年黑人還是奴隸,女人還沒有投票權,這一步步走來,大家要求的也不過是個平等的權利。立法平權之後的歧視 discrimination 不會就此不見,glass ceiling 玻璃天花板,看不見得天花板,用來說無形的障礙,比方說女生的升遷很多時候就硬是比男生慢,racism 種族歧視也不會不見,問題還是存在,但是就像潔西喜歡的 Macklemore and Ryan Lewis 的歌 Same Love 相同的愛裡面唱出來的一樣,至少是個開始。
 
同性戀的家庭長大的小孩的問題會比單親小孩家庭問題更嚴重嗎?潔西上課時很多同學的考量是這些被領養或親生撫養長大的孩子會受到歧視,沒有健全的家庭。什麼叫做健全的家庭?現代社會越來越多的單親家庭,潔西小時候也是爸媽幾乎都不在身邊,剛剛突然想到覺得真是心酸的童年,誤,恩,是玩的很開心,小時候就沒人管的野馬,小學生考試前一天晚上還在漫畫書店跟電動玩具店混,這樣也長大了啊,有兩個媽媽兩個爸爸,潔西不覺得得到的關愛會比一個爸爸一個媽媽少。
 
至於小孩被霸凌?搞不好同學會覺得你很酷呢!從前不知道有沒有人擔心一些新住民的小孩,媽媽是當年政治不正確的所謂的越南新娘,印尼新娘的小孩,長大了怎麼辦?潔西家小寶的幾個好朋友的媽媽都是新住民,不講也不會特別留意,講了好像發現長相的確有點不同,但是就小朋友來講他們根本不會去在意這些事情,會用異樣眼光看人的反而是大人。這些小孩會對你的小孩造成影響嗎?那怎麼不說從前小寶班上有兩個家長是黑社會幫派份子的學生,在學校也跟著耍流氓,這樣子的同學才更須邀擔心吧。
 
潔西的學生很年輕二十幾歲,說假如女兒是同性戀就隨便他,兒子是同性戀的話就打死他,他很認真的這麼說,因為兒子要傳宗接代。這年頭還傳宗接代,萬一就偏偏都生女的怎麼辦?去認養?那不是一樣的意思?
 
某些台灣人,這樣說才不會被打,對於很多事情不願意花時間去了解,只用自己短淺的眼光看世界,近視短利真的是台灣人的最大問題,潔西一直這麼認為。愛滋病對社會的傷害,用的醫療資源,傑西偷懶,沒去查資料,但是應該絕對比不上那些開車橫衝直撞,酒駕的人所造成的傷亡更嚴重吧。
 
對於憂鬱症也是,心理疾病台灣人的知識常識少得可憐,可憐的文生梵谷,當年也是心理疾病走上自殺這條不歸路,但是過了這麼久的時候,潔西覺得很可悲的是,心理疾病這一塊跟教育這一塊,這麼久了,科技都發達成這樣,人都上月球,再來可能可以上火星了,還沒上吧?上的是電影吧XD 心理衛生還在小學生階段,教育幾百年幾千年來的改革慢的令人難以置信。可憐的人類。
 
這首就是傷心歌,沒事聽了也會想哭的歌,這種天氣更不用說了。潔西對亞斯伯格症有點了解也是在看了一本寫得非常棒的書,又忘記書名了,可惡,憂鬱症的人真的蠻可憐的,能夠了解他們的人,不,該說是,願意去了解他們的人真的不多,心理疾病算是個 taboo 禁忌,這個字上到的時候很多人都不知道,突然想到羅賓威廉斯,金凱瑞,兩個人都是出名的諧星,帶給多少人歡笑,但是兩個人都有憂郁症。羅賓威廉斯自殺走了之後,她老婆還特別出來說他是因為另外一個退化性忘記什麼懶得查的名稱自殺的,而不是因為憂鬱症。好悲哀喔,潔西看她這樣急著撇清。會走上自殺這條路憂鬱症應該不會沒有關係的,但是,唉。
 
這可怕的天氣,本來想把明天的課錄成影片,不過還是早點睡好了,很容易一整個心情被拉到谷底,不過對於一個疾病最好的應對方式就是了解它,越了解越知道該如何處理,百戰百勝,恩,沒有啦,常常輸,但是就是要記得把自己拉回來,對於沒法改變的事就是用最適合自己的方式去處理。
 
很多人都覺得或以為解決一個問題的方法答案只有一個,對於一種病只有一種樣,每個人的獨特性,讓心理疾病的治療又更加困難,天氣不好嗎?心情不好嗎?記得要找人幫忙,記得要像潔西這樣廢話說一堆,哈哈,沒人聽說給自己聽也不錯啊,抒發心情有益身心健康,真的。
 
對了,潔西沒有很認真翻譯,沒心情沒力氣,牙齒痛,抽神經,痛了好多天,抽完更痛,星期四睡一天,星期五痛到跟朋友約吃飯都起不來,死賴床上睡一天,今天不能不備課,備完課又睡,還好有醒來來得及去做一下瑜伽,神清氣爽,做了真的很開心,但是呢很難踢自己出去,踢了一個月,總算做了一次。
 
做完瑜伽小寶找吃飯,她今天出場次,找不到地方換裝,就穿著 Coser 的一身裝扮來找潔西吃飯,然後潔西從健身房走回家的時候遇到要坐車回家的大寶,剛吃完牛肉麵的他聽說潔西要請吃飯,又跟著走了,真的是坑姨啊,哈哈,這兩個傢伙。不過有人坑也算是幸福的。當然還得要有錢,幸好,最近收支總算打平,開始可以存錢了,比較不會心慌慌,也不用一直代課。開始接一些線上家教。覺得影片要能夠有收入會不會是要等到像文生梵谷這樣,人家是死後出名,潔西不用出名啦,有生之年能領到三百美的會大概夢裡也會笑,因為 YouTube 超過三百美才會給錢,潔西目前只有2.5不知是台幣還是美金,在十年說不定也沒有三百美,所以就當作是做功德XD 潔西很認真的,因為做影片沒人看真的會覺得很鬱卒,跟寫部落格文章一樣,花了好幾個小時寫的,但是沒人按讚就會很傷心,但是有時候很難講,像 Same Love 那首歌,超喜歡,很開心地翻完後,自己的 FB 一個按讚的人都沒有,然後專頁這邊沒記錯的話是四個讚,那首歌超長翻超久,等等下面放連結有興趣的人可以聽聽,愛歌,當天好難過,分享喜歡的歌,大家都不認同,不過後來他們紅了,這首歌流行起來,慢慢有人找到部落格,謝謝潔西的翻譯的時候就很開心。
 
人生最重要的是什麼啊?對於梵谷而言是畫畫吧,應該也很希望被理解,可惜知己難尋,潔西看過梵谷傳,忘得差不多了,不過大概一個慘字說不完。潔西真的覺得錢不是最重要,雖然沒有錢萬萬不能,但是很多更值得追求的事物在你的人生中要靠自己去尋找與追求。每個人不同,假如你覺得是金錢就放膽去追求,是愛情,勇敢地愛,是事業就努力地打拼。假如覺得輕鬆淡薄的人生最自在也沒有什麼不好。別人不是你,只有你自己才知道怎麼對自己而言才是最好的。自己不知道,多問多看多聽多讀,多觀察,多了解自己,慢慢地就會走上自己想要的路了。
 
今天亂七八糟感想一堆。那個不贊同潔西的想法的人就麻煩省下時間不用來吵架,不喜歡潔西翻譯的真的就去找更好的翻譯,潔西覺得可以分享理智的看法跟討論,潔西也還蠻固執的,可能就會堅持己見,哈哈。但是來鬧的人,無理的人潔西封鎖刪除絕不手軟,潔西的原則。
 
有點想睡了,應該也是止痛藥吃了會想睡,不是牙痛就是想睡,這種天也正好睡呢。這種天氣要找些令自己期待的是,年底有個高中同學會,二十年的老朋友每次聚會都笑到肚子痛,下星期潔西死皮賴臉的拉了一堆人來參加的小型大學同學會也令人期待,還有跟可愛的小朋友玩也很令人期待,然後潔西要上線上多益跟雅思寫作也很令人期待,就是一整個忙死人不償命,喔,昨天的聚會搬到下星期天也超期待,耶!同學好像有提到交換禮物,恩,這有點傷腦筋,潔西不介意交換馬克杯啦,潔西的杯子打破率超高的。星巴克最近出不少可愛的杯子,潔西自己最喜歡的雪花杯難得,敲敲木頭,還沒打破,破了應該會哭,跟學生們出去吃飯那天買的,意義非凡。話說等等要來笑學生,昨天看比賽,一開手機,怎麼聽到學生聲音,怎麼可能,他明明不打了,原來是打廣告,笑死。
 
最後講一個昨天看比賽的笑話,非常有名的電競 LoL 韓國中路選手 Faker 在遊戲中要殺死台灣的上路選手前還先讓他吃完一坨小兵,主播檯笑翻了,笑著說 Faker, didn’t your parents ever teach you not to play with your food? 你爸媽沒教過你不要玩食物嗎?當場潔西笑到肚子痛。有看的人就知道,真超爆笑。外國人的幽默跟台灣人又不一樣。
 
啊!牙齒又痛了。還是不要錄明天上課內容好了,本來想開直播錄,不過覺得可能錄不下去,止痛藥吃多了也不好,明天上課前應該也要再吃一下,不然應該會痛到說不出話來,現在就不想說,早點睡好了。九點半實在太早了啊!恩,早早的晚安。Stay dry!
 Same Love 的文章在這邊
 
影片出不來,要點進去才行
藝廊也是要點進去才出的來
Don McLean – Vincent 唐 麥克林 – 文生
Lyrics 中文歌詞 潔西不負責翻譯
 
Starry, starry night 繁星點綴的夜晚
Paint your palette blue and gray 用你的調色盤上的藍色與灰色
Look out on a summer’s day 描繪出在夏日所見
With eyes that know the darkness in my soul 用那能洞悉我靈魂深處黑暗的雙眼
 
Shadows on the hills 在山丘上陰影
Sketch the trees and the daffodils 描畫出樹木與黃水仙
Catch the breeze and the winter chills 捕捉了微風與冬日的涼意
In colors on the snowy linen land 呈現出色彩在雪白亞麻的大地上
 
Now I understand 如今我明白了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你當初想對我說的事
And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你如何地為了你的精神狀態受折磨
And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你如何試著想要釋放他們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 did not know how 他們不會去傾聽的,他們不知道該如何傾聽
Perhaps they’ll listen now 或許他們現在會願意去傾聽了
 
Starry, starry night 繁星點綴的夜晚
Flaming flowers that brightly blaze 熊熊烈火般的火紅的花朵
Swirling clouds in violet haze 紫色雲霧中捲曲的雲朵
Reflect in Vincent’s eyes of china blue 映照出文生湛藍的雙眼
 
Colors changing hue 顏色變化多端
Morning fields of amber grain 清晨田野的金黃稻穗
Weathered faces lined in pain 歷盡滄桑的臉龐上的苦痛
Are soothed beneath the artist’s loving hand 在畫家充滿愛意的筆下柔和許多
 
Now I understand 如今我明白了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你當初想對我說的事
And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你如何地為了你的精神狀態受折磨
And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你如何試著想要釋放他們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 did not know how 他們不會去傾聽的,他們不知道該如何傾聽
Perhaps they’ll listen now 或許他們現在會願意去傾聽了
 
For they could not love you 因為他們並不愛你
But still your love was true 然而你的愛仍舊是如此真實
And when no hope was left in sight 當所有眼前的希望都消失無影
On that starry, starry night 在那繁星點綴的夜晚
 
You took your life, as lovers often do 你結束了你的生命,如同熱戀中的人那般
But I could’ve told you Vincent 可以的話我想告訴你文生
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這個世界配不上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一個像你如此美好的人
 
Starry, starry night 繁星點綴的夜晚
Portraits hung in empty halls 空蕩蕩的廳廊掛著畫像
Frame-less heads on nameless walls 連畫框都沒有的人頭畫像掛在不知名的牆上
With eyes that watch the world and can’t forget 有著看著世界卻無法忘懷的眼睛
 
Like the strangers that you’ve met 彷彿那些你遇過的陌生人
The ragged men in ragged clothes 落魄的人穿著破舊的衣服
The silver thorn of bloody rose 雪紅玫瑰的銀色荊棘
Lie crushed and broken on the virgin snow 粉碎凋零在初雪上
 
Now I thinking I know 如今我想我懂了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你當初想對我說的事
And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你如何地為了你的精神狀態受折磨
And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你如何試著想要釋放他們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 are not listening still 他們不會去傾聽的,他們還是不會去傾聽
Perhaps they’ll never will 或許他們永遠都不會
 
廣告

留言必須留下名字郵件地址經審核後才會出現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