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店迷思

睡不著的中年人,想說老人但小寶說要六十五歲才能算老人,聊一下今天被學生問到的夜店迷思,先前好像有聊過,不過睡前廢文就在聊一下好了。
 
潔西今天被問到現在還去夜店嗎?都去哪裡?恩,現在幾乎不去了,上一次什麼時候去都想不起來了,從前?去的可兇了啦。
 
潔西那個年代最早大概是被在板橋上課的外籍老師帶壞,哈哈,三不五時下班就往附近的小酒吧跑,週末當然更不用說了,大概每個星期一定泡夜店喝酒。當年常去的是公館的 45,Roxy,潔西的 Tequila shot 龍舌蘭酒初體驗就是在 Roxy。恩,是 Roxy 99 還是 Roxy 忘了,師大附近有一家,裡面有撞球臺的也去過好幾次。師大附近小酒館超多的。Roxy 還是 Roxy 99在和平東路金山南路口?懶得查了,啊,想起來還有另外一家在不遠的地方後來好像關了?總之兩點Roxy打烊散場後再往下面金山南路的也忘記名字的舞廳跳舞到凌晨通宵,隔天在對面早餐店吃完早餐回家。週末的家常便飯。
 
安和路上的那家,真的老了,查了一下,啊是卡內基,也是常客,還有當年可以算是的半 gay bar 的 Watersheds 大概是最常泡的地方。Brass Monkey,當年凱悅飯店的 Ziga Zaga ,還有歷史悠久的 Kiss,現在應該消失了吧。信義區的Brown Sugar ,Room 18 ,東區 Luxy ,後來東區開了不少還可以吸水煙的也去過幾家。喝到飽的那種是潔西最不喜歡去的,酒的品質不好,去的人的素質也沒有那麼優,對不起那些喜歡喝到飽的人,潔西個人不負責心得。不過最近真的新的店太多如雨後春筍般出來,潔西已經脫離了那個世界了。
 
印象深刻的還有奧地利男友帶去一家安和路附近忘記名字的店,有現場演奏,男友拉潔西上去跳舞,潔西跳得很糟糕啊,不過男友還是很有耐心的陪跳了一下。思緒又轉到跟外籍友人到台中去看他們樂團的演出,有個超級會帶舞的男生把潔西帶舞帶的超讚的,只要順著他跟著跳自然放鬆大概是這輩子跳得最開心的吧,跳完全場鼓掌。
 
啊,更年輕的時候什麼 Gorgon ,Penthouse 閣樓等等地下舞廳也三不五時跑一下。出國更不用說,白天就可以大大方方地進去酒館喝酒不會有異樣眼光。而且酒吧尤其越小的越容易搭話,隨便就聊了起來坐在一起聊得很開心,多認識一些人,聊各式各樣的話題。
 
台灣人去酒吧夜店一般都是跟自己認識的人去,不太會跟陌生人攀談,除非是有目的。外國人多的酒吧或國外的酒吧,尤其比較小的,很容易就聊起來,聊完就再見,聊的開心而已,有沒有要進一步看個人,通常對你有意思的會請你喝酒,被請的就要有心理準備,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也很少有白喝的酒。
 
然後潔西今天被問到說不會喝酒去酒吧沒意思,還好耶,潔西有認識外國人一樣不能喝,去酒吧就是喝汽水咖啡礦泉水之類的。不一定要喝酒才可以上酒吧啊!不一定上酒吧的都是壞人都是有目的的。有時候就只是想去喝一杯,就是想放鬆一下,就是想找個陌生人聊聊天。
 
去酒吧夜店會變壞?不好的影響當然可以有,賣毒品的怎麼會沒有,不過要怎麼做選擇哪些店,要做什麼事,最終還是看自己。
 
上酒吧夜店的就是壞孩子?上酒吧就是找樂把妹釣凱子?台灣人超刻板的想法,雖然不可否認這些都存在,但也不是每個人都這樣。毒品氾濫?這也是要看地方看場合。跟朋友在一起聚聚喝喝酒聊聊天也不錯。跟陌生人聊天?台灣人可能比較不習慣。
 
不過潔西只要是不太討厭的人,覺得跟陌生人聊天是很開心的啊,從前喜歡去 Watersheds 就是因為店小,又有常客,所以即便一個人去吧檯總是會遇到酒友,隨便聊聊天也很開心,也可以聊到很深刻的話題,支持反對墮胎的議題,政治,感情,把妹的台詞,有說有笑也有淚水,很溫馨。
 
當然也可以很墮落,喝到一個醉到不行一巴掌把男朋友打分手了,喝到吐到一個不行,醉倒隔天醒來怎麼會在朋友家都不知道,喝到又哭又鬧,把友誼喝掉。喝到開心地跳上吧檯跳舞,差點摔下來,卡內基現在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跟潔西一樣,喝醉了就上去開心地跳舞,其實危險性是有的,摔下來可是不好玩。至於被撿屍,還好沒發生過。
 
今天跟學生聊到酒量,潔西也是一喝酒就臉紅的,不能偷喝酒,一定會被發現,就是一個過敏反應吧。能喝多少,是訓練出來的,被外國同事培養出來的,從一瓶兩瓶到五瓶七瓶,慢慢越喝越多,不過跟外國人喝酒的好處是他們不會灌你酒,大家都是慢慢喝,自己喝自己的,喝太慢的潔西有時候朋友還會直接幫潔西換一瓶新的來喝。所以自己慢慢可以捉到究竟自己的酒量,喝多少是開心的,喝到哪裡是太多了,隔天吐到一個會悔不當初的,自己應該都要能拿捏住。
 
另外喝酒要有朋友在旁邊照料才可以盡興的喝,潔西剛開始喝的時候有護花使者,哈哈,護酒使者比較實在,會提醒潔西,然後買水給潔西喝,多喝水真的有用。不過護酒使者自己都醉的時候就要自己小心了,潔西喝酒掉了不少東西,十多年前掉了一隻Gucci 的手錶,在哪裡掉的都不知道,因為喝多了。
 
喝多了也會想不開,思緒整個亂七八糟做出一些平常根本不會做的事,又哭又笑又鬧也有睡死,醒來朋友都走光了,哈哈,也有朋友在一旁默默守候著。潔西真的覺得喝酒沒有什麼不好,但是要知道自己的底線在哪裡,要有安全的護酒使者,尤其是女生,不過要小心不要找到那種護酒使者最後把你護回他家的…
 
重點在哪裡?沒有耶。女生要讓人家請喝酒前自己多小心一點,混酒喝也是容易醉,另外雞尾酒被說是把妹酒不是沒有道理,好喝容易入口後勁強,跟 Tequila shots 龍舌酒一樣,大家一口乾了,然後輪流一回又一回的喝,很容易在不知不覺中,突然間就醉到不行了,後勁很強的。
 
台灣人喜歡灌別人酒,不喝不給面子,晚到先罰三杯,喝酒又喝得快,潔西剛開始跟學生出去喝酒的時候,被學生一激,又不好意思不喝,開玩笑,每個學生敬潔西一杯,當然就醉到當在 KTV 吐到不行。後來就學乖了,臉皮厚一點,你要乾杯是你的事,潔西還是慢慢照自己的步調喝。
 
外國人喝酒會覺得他們酒量驚人,一個晚上喝下來十幾瓶不成問題,不過都是慢慢地喝,台灣人自己喝酒人家會覺得沒禮貌,要找人喝,外國人則是自己喝,特別要慶祝什麼才乾杯。對了,說外國人有點沒禮貌,潔西這兒說的外國人指的是一些自己認識的歐美的朋友跟外籍老師,不是泛指所有人。外國人不喝酒不能喝的也是大有人在。
 
在夜店比較怕的就是被纏上,有些人醉翁之意不在酒,纏著不放,走到哪跟到哪,所以真的還是要有朋友在,一起去比較好。不過有時候連有朋友都沒用,煩死人的死纏不放的真的很恐怖,尤其是喝了酒借酒裝瘋的那種。
 
結語。潔西有學生把媽媽帶去夜店看看實際狀況,讓媽媽放心的也有,偷偷去的當然也有,其實潔西真的覺得大抵世間上的事情都沒有絕對的好與壞,每個人的選擇不同,人不瘋狂枉少年,是這樣說嗎?國三要畢業的小寶班由去淡水玩,幾個同學騎著 YouBike 從淡水一路騎回土城,中途還遇到大雨,理科組的還在算說閃電後打雷的距離離他們多遠,騎了四個多小時吧,真的是很猛。
 
有些人覺得夜店就是不良場所,會出入那種地方的人絕非善類。有些人是把夜店當作休息放鬆的地方,跟朋友聚聚聊天開懷的地方。自由意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想去試試,完全不想靠近都沒有錯,只是不要自己沒嘗試過的東西沒去過的地方就擅自下評語,批評得一文不值,覺得去那的人是學壞了,是不好的人。
 
多嘗試不一樣的東西,多接觸不同的人事物,潔西自己覺得跑夜店跑酒吧讓潔西的人生有很大的不同,收穫不少,也失去頗多,人生不就是這樣嗎?再給潔西從來一次應該還是會照樣去喝到一個 high ,跳舞跳到盡興,天南地北的聊天,開心的結交各式各樣不同的朋友或路人甲乙。這世界上有好人有壞人,酒吧夜店裡也是有好人壞人。潔西沒有鼓勵大家去泡夜店的意思,只是覺得對於所有的人事物都不應該帶有色眼鏡帶著偏見去看世界,這樣才能更盡情體驗人生。是好是壞是福是禍,終究是自己的判斷自己的抉擇,怎麼樣的人生,自己決定自己享受自己承擔。睡不著廢文又一篇,晚安晚安。
廣告

留言必須留下名字郵件地址經審核後才會出現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