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寄物商不錯看+抽血好痛

潔西來寫個簡短的讀書心得好了。潔西最近比較少,有一陣子常跑圖書館,從發現自己家的書架放不下,然後其實很多書,尤其小說只會看一次之後,就不太買書,多半到圖書館借書。

 

喜歡看的書差不多在同樣地方,這一兩年看比較多的是歐美的推理犯罪小說,日本的一些推理小說,日本的短篇長篇小說,有時候借借食譜,設計的書,看看人家的創意,前陣子看一些哲學相關的書。反正就是亂翻亂看。通常就是圖書館有什麼借什麼。先前看飢餓遊戲,其實超厚的,但是不知道可能是剛好電影上演第三集,有人借了一二集,在板橋車站的那個無人自助圖書館,所以潔西就帶回家看,超好看第一集,第二集遜色一點,第三集,恩,還好。不過看一點電影就看不下去,小說太好看,看到電影覺得,啊!幻想破滅。自己心中的想像力吧。光是珍妮佛羅培茲是女主角我就沒法接受啊。明明是貧窮得沒飯吃的第十二區的孩子怎麼會有那種嬰兒肥呢,哎,好壞心的潔西,很多人很喜歡她,衝著她去看的,但是,啊,看過書就覺得電影實在。

 

總之回來,又亂扯了,明明是要寫心得的。其實挑書大致上隨便挑,有一次去捐血的時候,護士問潔西在看的書好不好看,還不錯,潔西回答,護士就把書名抄下來,因為她說不想借到不好看的書。恩,潔西大概是碰運氣,找書看看書名跟心情合不合,看一下書背的簡介,看一下作者簡介,有得獎的通常比較會借,看一下第一二夜,然後翻幾頁看看內容,覺得還可以就借。有些書翻得實在會看不下去,有些書則是寫的手法無法接受。常看翻譯小說的人就會比較明白潔西在說什麼。有時候真的看運氣,借到好看的書頗開心,借到不好看的就會覺得,厚,為什麼我要浪費時間看這本書XD

 

潔西最近看的影集跟電影其實比較多,這幾個月看了 Shameless 無恥之徒,看到第五季完, House of Cards 紙牌屋,看完三季,Newsroom 新聞急先鋒,第三季完。最近在看最近當紅的 Game of Thrones 權力遊戲,第五季剛出,潔西現在看到第三季完,第四季還沒開始看,因為斷貨。也看了不少電影。今年看的電影跟影集差不多快跟這輩子看過的數量差不多了XD 不然也有三分之一到一半了。

 

又離題,再著回來,今天借到這本事大山淳子寫的奇蹟寄物商,由許展寧翻譯,馬可孛羅文化出版。算是日本短篇小說吧,潔西其實亂七八糟看不少,這本覺得寫得還算不錯,故事的內容還有架構,比較起其他國家的小說,潔西在日文小說中常看到這種短篇小說,但是用同一個主角,或者用不同的主角,最後都串在一起,看了好些這樣的寫法,似乎相當流行這種創作方式。寫得好的話也是感覺一氣呵成,每篇可以各自獨立,但是又是彼此連貫。

 

這本書的日文名字叫 あずかりやさん 寄物店老闆,應該可以這樣翻吧?英日文會用很平凡的名字來當片名書名,但是中文翻譯過來的時候往往覺得不夠精采不夠刺激不夠吸引人,所以會加上一些奇蹟,惡魔,終結,反正就會加一些看起來比較誇張的名字。其實這本書很簡單,就是寫一家店,你可以把東西拿去寄,就像去美術館,從前去百貨公司那樣寄東西。老闆跟來寄東西的客人之間的故事。越簡單的故事寫起來其實就越不容易。寫心得文其實也不算,應該算分享喜歡的書吧,這本書潔西覺得寫得不錯,看完有點溫馨的感覺。暖暖的好心情,給人這樣的感受,算是本好書了吧。

 

小說還好,電影影集的話最怕人家爆雷,潔西今天下午才罵人,因為有人爆半雷,期待太高,反而覺得有點失望。人是這樣的,不期不待,反而能夠感受那份驚喜跟衝擊,假如有所期待的時候,往往期待不如想像, 失望頗深。幾乎很少實際比期待高的,這種時候就會很開心。這樣告訴我們,要把期待放低,但是潔西就是個要求高的人啊XD

 

最近寫不太出來什麼,想翻的歌有幾首,但是沒有那麼急切想翻的衝動,翻譯的文章翻到一半,明天或許能翻的出來。想做的事很多,慢慢釐清中,還是不太想出門,活動範圍最遠到健身房,除了星期三出門看醫生外,啊,星期五看醫生,結果滿號,沒得掛,又回家。

 

星期三看醫生的時候很可憐。抽血的是個新手女生的醫檢師,針插進去的時候就超痛,潔西覺得不對,說平常都不會痛,潔西抽血捐血次數數十次,第一次遇到這麼沒經驗這麼痛的,他又一直打針附近的血管希望能抽到血,所以潔西忍痛忍很久,然後隔壁的抽血媽媽的小孩又從潔西椅子撞下去,更痛,潔西有點生氣的說麻煩不要撞我,好痛。隔壁媽媽不好意思地叫小孩不要動。然後已經痛到不行的潔西看著抽血的醫檢師,終於醫檢師把針管拔出來說換其他地方好了,然後一直道歉。後來潔西提議換手好了,把很難捲的長袖袖子捲起來,改抽右手,果然,一下子就找到,醫檢師問會不會痛,潔西說不會,順利找到血管就不會痛,一下就抽好了。然後最後醫檢師還是很不好意思地道歉,說了好幾去不好意思。潔西說沒關係,謝謝。後來想想,因為榮總應該很多伯伯,所以抽不到血可能會罵人吧,覺得醫檢師可能被罵過,因為她道歉的次數有點誇張的多,不過也誇張的痛,潔西到回家手都還在痛,還好晚上就好了。其實他們也很辛苦,潔西有教過護士學生,有聽他們說過練習的時候都互相抽血,不然就找可憐的男朋友插針。然後其實潔西有在想,第二次再抽不到血又那麼痛的話,就要要求換人,潔西學生說可以要求換有經驗的來抽,假如一直抽不到的話。去捐血最容易抽到血,因為護士都經驗十足。說實在,潔西血管算很好找,每次護士都很容易找到,只有上次冬天去捐血,護士說有點難找,但是也找到了,啊,最近狀況再好一點,說不定又可以去捐血了。

 

廢話好多。再來繼續看。想看第四季權力遊戲,等了一天,但是朋友可能睡死了,出門了,約會去了,打電動沈淪了,看電影看入迷了,完全沒消沒息。先看別的囉。還有別的廢話,改天再說,週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