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讓悲慘世界不悲慘呢?

潔西星期六一早暈眩到站不穩,只好請假,星期天難得好天氣,老姐提議出去烏來走走,頭痛啊,但在家躺了很久,所以還是決定出門,吃了英明格有好一點,還好就是走走吃吃,一般台灣人行程,不費力氣,不過回到家卻也累累的暈暈的。

 

星期一去看醫生,醫生又是說好久不見,也才兩個月,醫生啊,感謝你還記得潔西,但是潔西覺得我們還是不要太常見面啊!醫生很明白,這種病患看多了,冬天是個難熬的季節,尤其是潔西這種慣性又找不出原因的偏頭痛,就一整個敏感啊,天氣多變,壓力大,太累都會造成偏頭痛。

 

昨天一早被樓上敲敲打打的聲音吵到頭都快痛起來,但是不是很舒服又很累,死命睡,起床時果然頭大痛起來,吃了藥還是超痛的,痛到不能動,什麼事都不能做,就只能躺在床上發呆等藥效發作。到了中午,總算比較不痛了,但整個人還是虛脫,繼續趟在床上休息,結果結果,樓上電鑽聲開始大響,絲毫沒有要停的意思,一整個想哭啊,然後外面又下著傾盆大雨,人又不舒服,要去哪兒?

 

最後先逃出門,想來想去,只有去按摩囉,至少可以躺著。結果結果,按摩店樓上也是在施工的樣子,敲敲打打,還好是可以忍受範圍。按完比較好一點,有點生氣地剪頭髮,頭髮剪掉會不會就頭不痛了,癡心妄想的潔西啊!其實也就是修齊一頭亂髮,跟掃把般的髮尾剪掉。

 

回到家,還是很累很虛,隨便吃點東西,躺在床上,眼睛因為偏頭痛,很難看螢幕或手機,所以用聽的,不想太早睡,八九點睡半夜又要爬起來沒事做,到了十一點多,很想睡的時候,樓上又開始各種噪音。或許是潔西其實自己對聲音很敏感,樓上也跟他們說過,但是或許他們的樓上是安靜的,所以他們可能沒感覺他們的拖鞋聲扣扣扣每次都讓潔西的神經跳跳跳,然後各式各樣的聲音,甩門,關抽屜,另外常常都會有東西重擊,碰碰碰掉到地上,唉!上次溝通過,他們說因為男主人在復健,所以請潔西體諒。潔西真的可以體諒,但是很想跟他們說,可以不要一早或三更半夜做復健嗎?潔西一整個要崩潰的臨界點啊。

 

昨天吵到不能睡,最後吞了顆安眠藥,今天一早七點不到又被他家拖鞋聲吵醒,一整個欲哭無淚啊。帶了耳罩式耳機,總算睡著,八點多,另外一邊樓上又開始工程,似乎是打水泥的機器聲吵到潔西頭又要痛起來。帶了耳罩外加震耳欲聾的音樂,等了一會,完全蓋不過去,然後頭又要痛起來,只好再逃出來。

 

離家最近一早有開的就是小麥了。從前的豬肉滿福堡是好吃的,最近去吃都是冷的,今天仔細看他們做漢堡,難怪變難吃了。從前標榜現點現做,現在的現點現做是把漢堡肉煎好,一片片放在保溫櫃,麵包也是,然後就是組合把麵包放上肉片放上起士,然後起士都不像從前可以融化,現在都是冷冷的,麵包也不像從前酥脆,難吃。吃了兩口吃不下去了。

 

小麥這個價錢是便宜沒錯,可是品質,唉,台灣人對於東西的要求感覺是價格比品質重要啊。寫信去小麥抗議會有用嗎?他們應該說是成本跟速度考量吧。有點悲哀啊。是潔西太挑,還是台灣人太不挑呢?

 

牢騷特多,因為人還是不是很舒服,但是又不能在家好好休息。潔西最近停了一些課,也就是打算好好的休息養身,但是每天在家被吵到一個神經快接近崩潰的邊緣。很多想在家裡做的事,想整理講義,快過年了,想好好整理打掃家裡,想做一些簡單又健康的料理,但是經常就是被逼的一早就要出門在外流浪。假如頭好壯壯,潔西有很多事可以做啊,逛逛街,晃晃美術館,賴在圖書館看書,去動物園走走都可以。天氣好的話可以去打籃球,公園坐坐,去游泳。但是天氣冷,又下雨,身體又不舒服,又怕吵,唉!

 

潔西家樓上左右兩邊,左邊一早跟晚上拖鞋扣扣扣與各種噪音攻勢,右邊把整間公寓都打掉,整個要重蓋,一副就是要好幾個月才能完工,潔西覺得在他們完工前潔西沒有耳聾也可能就整個崩潰了。

 

想辦法啊,想辦法啊。

 

I think that while I hated being depressed and would hate to be depressed again, I’ve found a way to love my depression. I love it because it has forced me to find and cling to joy. I love it because each day I decide, sometimes gamely, and sometimes against the moment’s reason, to cleave to the reasons for living. And that, I think, is a highly privileged rapture.

我想雖然我恨死了感到憂鬱,也恨死了會再度感到憂鬱這件事,但是我找到一個愛我的憂鬱的方式。我愛憂鬱因為它強迫我去找到快樂,而且緊緊捉住不放。我愛憂鬱因為每一天我決定,有時候是堅決勇敢的,有時候只是為了要對抗那個時刻,要努力的找到活下去的理由。那樣做,我想是個至高無上榮耀的歡愉啊!

 

潔西很喜歡,前兩天晚上睡不著看到 Andrew Solomon 在Ted Talks 的演講 Depression, the secret we share 去年12月的演講,很新,所以還沒有中文字幕。把憂鬱症描述得淋漓儘致啊,因為他本身也飽受憂鬱症之苦,潔西一邊看一邊哭又一邊笑,真的是個非常好的演講。看得懂英文的人可以看一下。

 

潔西很讚同啊!憂鬱症這東西就是一直復發的東西,什麼時候悄悄地來了,你可能都沒感覺,整個過程就像是在打戰,沒打過的人絕對不知道有多辛苦。裡面說到frozen,潔西從前都會說不能動了,別人會覺得就起來就好了啊,世界這麼美好,走出去就好了啊,唉,一言難盡。

 

總之呢,他說的東西潔西都覺得心有戚戚焉,尤其是我們必須要很努力很努力的讓自己快樂,不然一不注意就碰,摔下去了,摔下去的時候還有有自覺,一邊摔,一邊捉住點東西讓自己往上爬,不然跌到谷底的時候,就不只是一個慘字能解釋的了。

 

台灣的冬天是很難熬的季節。尤其是又濕又冷的時候,心情通常也跌到谷底,再加上頭痛,潔西在FB上開玩笑,能活過這個冬天就要偷笑了。當然沒有這麼嚴重,潔西很愛開玩笑,大家應該也都習慣了。

 

不過真的要來好好想想規劃一下,究竟要怎麼辦,快過年了,一堆事要做,整個人完全不行的狀態,每天還要被逼著到外面流浪,唉。這樣下去一定不行的,要好好想想辦法。超冷,寫半天都在發牢騷,想不出解決方案,而且在小麥打字打到手要結冰了。

 

先來去看個電影。晚一點再繼續用力想,加油加油!自己祈禱頭不痛,不那麼敏感,加油啊!

 

潔西超喜歡Andrew Solomon的演講

留言必須留下名字郵件地址經審核後才會出現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