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是個可怕的地方

剛剛去醫院拿為了要請保險的病歷摘要,用英文寫的,哎呀,嘆氣。醫生的英文不是那麼好我也不知道,只是很誇張,究竟是誰寫的啦,連我吃的藥都寫錯了。然後又想到住院的時候那護士把我的安眠藥給錯,居然一大早給我吃安眠藥。然後當然想到最近報紙一直在說的台大的醫療疏失事件中把active 聽做 nonactive 或 negative的這個悲劇。為什麼到現在醫院的病歷還有一些用語都還是要用英文呢?而且甚至還有怪怪的日式發音的英文用語,唉,真的有必要嘛?為什麼不用中文來溝通呢?不過不只這有些問題很多問題是要去探討改進的吧!

 

醫院真的是個瘋狂忙碌的地方,今天看了報紙,說 Too err is human. 人都會犯錯,通常後面接著 Too forgive, divine. 有點我們說的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知過能改,善莫大焉。之類的話。但是醫療疏失真的是可以避免的,可以降到最低的。有些人就指出台大擔任醫院龍頭的位置,醫生護理人員的自我意識強烈,往往忽略了一些重要的細節的部分。光只怪協調傳達的人,其他的人有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嗎?這兩天報紙說了一堆。我覺得病人真的很可憐,對醫生醫院的信賴,但是大醫院其實因為更加地忙碌,醫生護士常常超時工作,當然服務的品質跟態度都會大打折扣。

 

就我個人而言,在台大有很不好的經驗,所以能不去盡量不去那兒看醫生。有回去做胃鏡檢查,檢查完了後,醫生問我愿不願意配合試吃一種胃藥,免醫藥費,而且期間完了還有一千多元可拿。當白老鼠耶,可是我一看了他要我吃的藥,馬上答應。為什麼?因為我大概幾年前在永和的耕莘醫院看醫生的時候就是吃那個非常有效的胃乳片,台大居然那個時候才要進那種藥。暈倒吧。有效的藥大醫院反而晚進?

 

最差的經驗當然就是當年我老媽胰臟癌的末期在那兒治療的事。當初一發現,就是在台大,所以從頭到尾都在那兒治療。醫生從看了片子當天說可以開刀,我們說考慮一下,研究考慮了一天還沒下決定,醫生突然急轉彎說不用開了,開刀也沒用。一天而已耶,最好癌細胞可以瞬間移轉,而且也沒照片子什麼的,醫生透視嗎?大家就說,因為我們沒來得及送錢,所以醫生不爽開,當然或許錢送去或許可以重新考慮。只是因為考量到開了刀生命品質更差,或續擴散更快,後來就作罷。

 

住院期間問題也很多,很誇張的也有啊,護士去打針,隔壁床的媳婦剛好來,問說我公公為什麼要打針,護士說了什麼我忘了,總之呢,弄錯人了打針前應該要看手環對名字的,護士完全沒有做這個動作。萬一打錯人,對藥物剛好過敏或有其他問題,那還得了。唉。最嚴重的當然是我老母癌症末期,在醫院進進出出的時候,急診室一床難求。居然在急診室待了一個星期。光想到真的眼淚又要掉下來。可是呢,更可氣的是隔壁床的醫院員工的親戚,胃潰瘍還是胃出血,進急診室不到一天就靠關係轉進病房了,抗議根本無效,那時我一天到晚在跟急診室的醫生吵架,問題吵也沒用,他病房不給你就不給你。當初真的非常覺得一開始急診的時候假如不是去台大就好了。

 

後來我陸續看醫生真的,榮總也不是小醫院,但是呢不知是否因為對象多是榮民,所以醫護人員的態度我覺得比台大好得多,尤其是態度方面。當然不是所有的,但相對起來真的好很多。新的雙和醫院我覺得也還不錯,可能是這幾年的新醫院,在服務品質上都比較加強。唉,台灣人真的不必一味迷信大醫院,名醫,真的造就了很多問題。

 

我覺得我今天很笨,寫得很糟,算了,我就是想說說而已,醫院是個恐怖的地方,能不去當然是少去。而且真的覺得有些在名店名醫院上班的人很多都有大頭症。我先前去誠品啊,IKEA這種覺得服務應該不錯的,發現很多服務都變質了,有的員工態度都擺超高的。那天聽我學生說W Hotel在台北開幕時,好像也找了很多名品店,知名夜店的工作人員去,很多員工的頭比大的,後來被客訴的嚴重,所以呢現在服務好的過火,呵呵。倒也不必這樣。

 

剛剛潔西又去看醫生,腰椎穿刺的地方腫了起來,某些姿勢很痛,沒法前彎,三個星期過去了都沒好,醫生要我做MRI核磁共振,真有點恐怖的檢查。星期五晚上做,希望沒事啊!大家沒事不要做什麼腰椎穿刺,我覺得太恐怖了,問題太多了啦!祈禱平安健康中

廣告

4 thoughts on “醫院是個可怕的地方

  1. jimmy says:

    一如Jessie老師說的"Too err is human", 過去家裡的兩老雖然都先後在台大林口長庚住院開刀過 雖然我沒有在這兩所醫院碰到不太愉快的經驗 但在其他醫院卻有碰到 講一句話就是"專業的傲慢" 認為全世界只有他們穿白袍的懂醫學爾已 過去我就與某醫院的醫療副院長(兼主治醫師)槓上了 他所監督管理的醫療部的新進醫生差一點把我老媽的命弄丟了 還好小弟本人以前在米國的醫院上過班 耳濡目染也懂不少 最後連院長都像我道歉 許多SOP沒有遵守的話真的是要人命 如本次台大發生的不可原諒的錯誤 若是發生在日本的話 第一時間院長就要出來低頭彎腰賠罪 爾且許多人都要下台一鞠躬 可是 很可惜台灣沒有醫生的下台機制 讓一些不及格的醫生仍穿上白袍 shame on you!

    1. jessie says:

      The ability of being able to reflect is not that easy to gain and it’s even more difficult to do and show it especially when you’re in some important position. Sigh. I guess the best thing we can do is trying the best we can to stay healthy, so we don’t have to go to hospital and deal with all the kind of things. Take good care 🙂

留言必須留下名字郵件地址經審核後才會出現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