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西 逛澳洲法庭

其實這篇是在澳洲的時候寫的,我們規定要去法庭看人家做即席口譯,可是呢,因為實在太難看到了,所以後來就什麼都看。真的是開眼界。

好冷的雪梨,尤其前兩天又濕又冷與台北的冬天一模一樣,讓我不由自主的想念起台北來,尤其是冬天的麻辣火鍋與涮涮鍋。唉!別再想了。

今天又去法庭待了一天,好累。真佩服那些每天在那兒工作的人,尤其是法官。在台灣法庭一次也沒去過,沒事一般人不會上法庭的。想不到來澳洲哪兒也沒去,就法庭跑最勤,總共要去五天呢!

台灣的法院從沒去過,也不知是什麼狀況,但澳洲是一間間的法庭(court room),一層樓有四、五間法庭有不同的法官審理不同的案件。為了要湊時數及找有口譯的來聽(目前為止還沒找到),從法院的地方法院(local court)區一間一間逛到區法院(district court)。從來不知道原來法庭可以這樣隨意進出。

其實累歸累,到挺好玩的。由於不懂法律程序,剛開始時是鴨子聽雷,懷疑他們說的是英文嗎?加上法官或許要趕案子,說話超快,案子一個接一個審,聽了一上午十來個後,總算大致知道發生什麼事。我第一天去的是地方法庭,多半是酒後開車或超速,還有無照駕駛被攔下時報別人的身分證字號,完全就像台灣人做的事。(那個人就是亞裔的)法官剛開始審理小案件時還有說有笑,不是很嚴肅。到了幾個酒駕的累犯時,突然變的很兇,非常嚴厲的訴說他們是如何破壞社會秩序危害他人安全,再犯鐵定坐牢,超級有威嚴的。

今天下午開庭時法官叫了好幾個人都叫不到被告,有點不爽吧,問我們在下面的是什麼人,居然旁聽的學生比出席的被告與律師還多。全部的人連檢察官都笑了起來。最暴笑的是有一個人自我辯護,還找了他89歲的老母親來幫他當證人。他被控告持刀與傷害罪,但是他但是問了他母親很多不相關的問題。如:問:我是你的什麼?答:你是我的心靈支助。問:你現在唯一可以依賴的人是誰?答:是你。所有的人包括檢察官、在旁的律師、法院書記官還有我們這些學生每個人都在偷笑。法官倒是沒笑,但也聽不下去了,最後要他別再問了,只要就認罪的部分說明。

原先我不明白,後來才發現原來很多人為了要請求緩刑或減輕罪刑,各式各樣的理由都搬上來。還有人不斷強調他的腎臟有問題,最後法官說這裡不是醫院,腎臟的問題跟醫生說去。我又在下面偷笑了。

澳洲的法官挺幽默的,也有些很嚴肅,但多數感覺很專業,很愛講道理,曉以大義。或許法官都是這樣吧!雖然很難完全聽懂,有些很無聊到快睡著,但要是我成天沒事做,大概會喜歡上法庭旁聽,可以練聽力又像在看肥皂劇。但其實法庭是很嚴肅的地方,我只是挑好玩的部分說,再者我絕對澳洲法庭絕對沒有不敬之意,只是苦中作樂。

還有三天要去,有空再向大家報告吧!

後記:下面是回來後寫的。

我看的大部份是輕罪的那種交通庭,或者民事庭,有幾次,不小心看到大庭。恩,就是有辯護律師跟檢察官的那種。整個氣氛超嚴肅的。青少年竊盜,闖空門進去店家後發現裡面沒有財物,居然惱羞成怒,縱火。在澳洲因為氣候相當乾燥,很容易就引起大火,法官當場就開始非常嚴厲的數說罪狀,令人肅然起敬。

在澳洲我看了應該有十來個以上的法官吧,幾乎都是那種讓我感到非常尊敬,但有些法官也相當和藹可親,也很人性,但是想到台灣的一些貪官,還有上班時間嫖妓的,唉,真的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