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學習英文,潔西的經驗是…

睡不著,應該是晚上吃太多了吧,又吃的很辣,太刺激了,不小心又看到恐怖的小說,暈倒,就怎麼躺也睡不著,一邊想著今天跟同學說得要分享一下我的學習英文的經驗,好吧,能寫多少算多少。

今天又有個班是最後一堂課,其實很多同學都不是從第一堂課開始上,可是大部份上完一期後會接著上E6或上其他班,所以很多同學都各分東西了,大家依依不捨就開始聊天了?有兩個同學都是明年要去美國念書的,問了我一些學習的問題。恩,現在的小孩都好幸福,爸媽都一早就安排好了未來的路,不過年紀輕輕出國留學也是很辛苦的,可愛的同學問我是ABC嗎?還問我在國外待多久?我從澳洲剛回來時更常備問,整個人就跟台灣現實社會脫節嗎?我的英文其實是台灣學的,出國念書是前幾年的事了!

細說從前,有點長的故事,我剛剛睡不著的時候,已經開始打草稿了,發現這麼一說就會非常非常的長,所以呢前面就當故事聽,講到重點的時候我會在前面標明重點,對我的落落長的故事實在聽不下去的,可以從重點開始看,體貼吧,呵呵。

最早接觸英文跟我那個年代的人差不多,記得國中前有上過什麼KK音標先修班,不太有幫助,國中英文很差,一堆單字文法什麼的跟大部份人一樣記不起來。每天又考一堆試,大腦容量實在有限。不過那時流行大家一起K書,所以我們常到朋友家,認識了朋友的哥哥跟一群朋友,受他們影響,開始聽起一些西洋流行音樂。什麼Brother Louie, Tarzan Boy, Like a Virgin也是差不多那時的歌吧!那年代就是聽ICRT,然後存錢買錄音帶,很古早的年代的吧,所以呢就拿著錄音帶裡的歌詞,查字典,跟著唱唱哼哼。

國中畢業後,沒考上公立高中,因為玩比念書認真,也不想去私立高中念三年書只為了考上大學,太辛苦了,所以後來選擇了松山高商的國貿科就讀。三年下來,玩得還是比讀書兇,我們一群同學都是五年尾六年初,當時舞禁還沒開放,地下舞廳猖獗,我們總是拿的到票,到處去聽歌跳舞,八德路的Gorgon,Kiss是那時開的還是後來開的忘了,還有Penthouse,那些票我一直到前幾年才整理掉。應該跳舞的時候很high,大家都會一起跟著唱,所以當然要聽很多的歌,唱個一兩句這樣,呵呵。高商的英文科不像商科那樣被重視,也不像高中那樣難,我們老師叫凌莉莉的樣子,是個有點年紀但很有氣質的女老師,沒記錯的話是某年中姊的親戚,穿的衣服都是訂做的。老師教學還挺認真又有趣,會教一些時事民進黨,國民黨,跟民主democracy好像就是從她那兒學來的,也會教我們唱歌,不限於課本呆板的學習,所以我還挺喜歡英文課的,只是我們這些都不是很認真的同學,似乎把老師氣哭過,所以我們老師氣的叫我們以後不准跟別人說我們是她的學生K,呵呵,這招我也常拿來跟我的學生說。我那時的英文也還好,常常被同學笑說有個奇怪的腔調,恩,是因為常聽歌跟ICRT的關係嗎?畫虎不像反成貓?還是太標準了所以太家覺得怪?想必當然不是後者,呵呵。恩,月底的同學會我來問問看有沒有人記得。

高商畢業前補了習,畢業後就直接去上考上的中國工商專校的二專部,現在好像改制大學了,從前是中國市政,還是念國貿,更無趣的課,高商都上過了,所以開始狂打工,然後一樣跳舞聽歌,我的英文就是靠ICRT,音樂。想當年還有一家叫哈帝漢堡,後來倒了,超好吃的,我在那兒打了一陣子工,有外國客人來,就用很破的英文應付,那時後學了一些基本的速食店英語,很簡單的點餐都沒問題,但是呢有一次有個客人的漢堡要plain,沒人聽的懂,後還才知道就是什麼都不要加。這個字用來形容人就卻是長相平凡,不美的意思,還好英文不太好,不然還以為他嫌我長的不美呢!

念完二專後,我的想法有點跟別人不同,我覺得要趁剛畢業找自己真正想做的工作,好玩的工作,不然再來就沒機會了。所以呢,雖然我在竹科的朋友要我去他們公司,那時正逢泡沫經濟,隨便一個工作都有年薪百萬,至少加了年終分紅配股一定有。她還很得意的秀說她光靠前一年的年終就買了台的紅色跑車。年幼無知的我覺得開心才是最重要(不過要我重選,我應該還是會做相同的選擇吧!)所以我謝絕了她的好意,在一家貿易公司熬了兩三個月後就去遠東百貨公司的滾石門市部賣唱片去了。賣的超開心的。每天聽歌,當然還是有很多的雜事,但是就是在家也看MTV,每天每天有好聽的音樂。開心的呢。英文在離我說遠不遠說近不近的地方。很多專輯當然都是英文名字,歌也是英文,不過拿起每首歌好好聽,好好跟著唱的慾望卻降低了。

不過這個時候,在仁愛圓環的遠東百貨的斜對面開了加誠品書局,第一家,不是現在的位置,人也很少,我常常去,我的第一本原文文法書就在那兒買的,記的是一樓還是二樓的書局的旁邊靠窗戶的地方都有位子可以坐,挺像外國的書局的感覺,很舒服。所以就買來看了幾本不錯的書。也小小K了一下文法書。文法書就是這樣一個單元一個單元寫,但是其實寫完沒有什麼太大的印象,過一陣子沒看也就忘了。

工作了三年,在第六個月就升上副店長,但是我超級沒野心,而且覺得即使當店長也沒什麼,就決定回去念書,K了幾個月的日文,因為在念專科的時候學了日文,覺得日文好有趣喔。超看愛日本推理小說。所以補習了幾個月,遇到了很好的日文老師叫林彩惠,很喜歡上他的課,轉學考考了好幾家,最後在文化日文系跟銘傳觀光系(因為有考日文才去考)中決擇,最後選了銘傳,因為第一比較近,差了一座山實在差很多,第二覺得觀光系應該比較好玩。結果我錯了,一點都不好玩,課程,同學很好玩就是了。

一進去是大二,我們學校的英文刻在當時算是比較不同的,有外籍老師上,另外有視聽教室,每個禮拜去聽錄音帶看三人行,月考的聽力就有點像現在的多益。外籍老師上的時候,我也上的挺吃力,常常就是要說的說不出來,我的英文在班上絕對不算好。不過期中考聽力結果出來時,跌破很多人的眼鏡,因為相較於很多人的不及格,我拿的是滿分或近滿分的成績,同學紛紛跑來問我說我的英文怎麼練的,我也說不出來,自己也嚇了一跳,因為從來也沒有特別練習過。只是有興趣,愛聽歌。聽力應該是從聽ICRT跟聽歌訓練出來的吧!

因為很喜歡聽歌,又是忠實觀眾,我記得我還曾經打電話Call in進去,不但得過大獎,杜老爺冰淇淋十二桶,當時還沒有什麼Haggen Dazs,所以那算是大獎了,呵呵。還跟電台的DJ聊天,而且呢,其實聽多了真的可以自己歸納規則,那年頭根本從來沒有學過或聽過什麼自然發音法,可是我聽到後來DJ說得單字我不知道的時候,可以自己試著去拼出來,然後找字典去找出那個單字。其實聽ICRT他們講的東西,常用的字,聊天的內容大同小異,並不是太難懂。而且那個時代也沒有什麼太多的資源,現在的話只要想學,方法真是太多了。

忘記是什麼時候的事了,不過我記得我有一陣子每天身上都會帶著一本小字典,看到不懂的字就隨時查,查過就做個記號,假如做了好幾次記號的單字就是很重要常見的,一定要記。拿著那本小字典整本背的那種傻事我好像也做過,但是當然沒有效果。

大學有一件事不知道有沒有幫到我的英文。就是用原文書,跟所有的大學一樣,我們幾乎一半以上的課本是用又貴又學不到什麼東西的精裝原文書。因為為了應付我們的爛英文,都是比較淺顯的初級書,但是看起來還是很吃力。尤其要報告的時候,都是一人分幾頁,大家來查。我念了觀光系後,懊悔的不得了,所以就自己開始念起日文來。我們學校有日文系,所以日文的藏書跟教科書還不少,我幾乎不管上什麼課,都是拿著一本日文書在下面看。加入日語社,還拿過日語演講比賽的第二名,所以我的大學同學很多人到現在都還會問我為什麼我後來會變成英文老師(上個月才又被問),把大家的眼鏡再跌破一次。

因為平常不聽課,但是一定要到,因為我們有全台灣最機車的點名制度,有點名媽媽每堂課來點名,所以還不能換座位,聽說我們畢業後學校改裝監視攝影機來取代點名媽媽,夠變態吧!好,轉回來,因為上課都沒聽,所以我要考試前都特別緊張,臨時抱佛腳太重抱不起來,所以都要在兩三個星期前就開始準備,用原文書的好處是老師不會考太難,所以都是考重點,只要把重點捉到就可以應付。其實教科書是很容易看的一種書,好一點的都會把摘要放在最前面,在書的內容的旁邊還常常會把專有名詞整理出來,另外每一章的最後面也都有重點整理,並且還有一些題目,老師也看從裡面出題。所以我都先看過,把重點找出來,然後再翻譯成中文,整理出筆記考前看。效果超好,好到名聲傳到隔壁班,在考試前的一兩週就會有人過來探聽翻譯的重點筆記寫好沒,要拿去影印。所以看了很多原文書,整理了很多重點,但是考完後當然也都忘了。

大學唯一念英文就是大二的課跟原文書,繼續給它聽ICRT。畢了業先在一家翻譯社做助理,不是翻譯的助理,是接接電話,找人翻譯的那種,一天到晚看那些無聊又被翻譯的很差的手冊,兩三個月左右我就又走人了。想當年一般人都還是只休星期天,我們就周休二日,而且每天只工作七個半小時,午休一個半小時,工作也輕鬆,但是我可能是一輩子都沒法當上班族的人吧?辭了工作後我家附近新開了何嘉仁書局跟美語,我想說離我家那麼近,看到報紙上的徵人廣告就兩個都丟,結果是美語部叫我先去面試,假如是書局先的話,我的人生應該跟現在有很大的不同吧!

面試是筆試跟口試,我覺得我考的超爛的,結果口試完後主管馬上問我什麼時候可以上班,自己都嚇了一跳。就這樣胡裡糊塗的開始當起兒童美語的老師了。教學相長是真的,我真的是從開始教後才開始真正的學美語,書一本一本的買,才知道什麼叫文法。還好要教小孩子的不太難。有多不難呢,看下面著個例子就知。我從前常跟朋友跑pub,遇到不認識的外國人聊ㄧ聊後,問我工作是什麼,我說我是英文老師,好些人的反應都是,你的英文這麼好,幹麼要當英文老師。暈倒,這是說在台灣都是英文不好的人才去當英文老師嗎?不過這是後來我英文好些的時候的事了。

兒童美語的老師,雖說教課用全美語,但是呢用的字非常有限,有著完整的教材跟上課的教案,所以一般的英文就真的足以應付,最難的其實是跟外籍老師的溝通。聽還好,但是要表達自己就相當困難。我在何嘉仁的時候一直沒法突破這個問題。口語會話的單字也不夠,就是我常跟同學舉的例子,我跟外籍老師半夜十一點講電話,講一講她說 I have to go. 我還天真的問人家說 Where are you going? It’s so late. 鬧笑話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

口語能力的進步是在一個大家都聽過的xx村學起來的,不想幫他們打廣告真的是因為那兒的師資不是太優。在何嘉仁工作了一年多後,因為一些因素,辭了工作,暫時在家休息,休息了一陣子後就去報名上課,價錢還算合理,對於有時間的人來說,能夠每天在那兒練習真的是很划得來。雖然老師不優的比優的多,但是耐心找就可以找到適合自己的,也容易教一些好朋友。我們那時有一群朋友超認真的,一個星期上五天的課,大家彼此鼓勵。在那兒我們適著給自己創造學習英語的環境,平時盡量用英文對話,甚至有一回去北投洗溫泉,我跟朋友坐捷運從頭到尾都用很破的英文對話,別人都用很奇怪的眼光看我們,我們也不管,自說自的,說得開心呢!

在那兒有兩點我覺得是自己領悟出來,供同學做參考,這也是我常跟同學說應該從外師身上學到的。我當時常去上外師的課,老師都是針對雜誌內容帶過後討論,所以常常都是英語很好的同學在那兒跟老師對話,我們也插不上嘴,但是我發現,其實外師說得話都很簡單,沒有什麼太多的單字,我也都聽的懂,可是一模一樣的東西,要我自己說出來卻說不出。所以我就開始做筆記。非常專心聽外師說的話,用心去聽跟記他們怎麼表達事情,把他們說的單字片語我覺得好的,可以用到的都記下來。一方面我寫日記,把自己的心情雜事全部記下來,隨時都在想用怎麼樣用英文表達我想要說的事情,再加上有一些好朋友可以互相諮詢跟練習,應該是在那個時候慢慢培養出講的勇氣跟流暢度。

另外印象很深刻的是現在完成式,怎麼學,怎麼看書都不是很懂,也記不起來,可是呢因為很喜歡某個老師,雖然他上的初級的side by side課本,我還是去上,老師帶了非常多的例子,帶到我開始有點明白發現,啊,原來完成式用在這個地方,好像也就開始慢慢地使用完成式了。在那之前我的英文字典裡是沒已所謂的完成式這個東西,跟很多同學一樣,全部用現在簡單式帶過呵呵。

好可怕,我已經寫了很多,但是還有很多要說,到底哪裡是重點呢?其實好像從頭到尾都一直不斷地在學。

後來上了三四個月,我覺得應該要開始找工作了,所以某天跟一個外師聊起時,他告訴我他朋友在附近的科見工作,聽說有在徵人。所以呢我就非常大膽的,直接走進去問說有沒有欠人,一樣筆試,這次不同的是一個外國人來跟我做口試,考完也是問我什麼時候可以上班。所以呢我就從開始了在科見的漫長的不歸路,在那兒一耗就是七八年,每年都在想要換新工作,但是怎麼都沒換成。

從兒童美語開始教起,三個月後我就問主管說我可不可以教成人美語,跟我還不錯的主管說好啊,給了我一個基礎會話班,從此我就愛上了成人美語。在兒美跟成人美語一起教了兩年後,我就從此跟兒美說再見了。耶!其實後來發現比起一般人,我是很喜歡小孩子的,但是呢,唉,說來話長。成人美語跟兒童美語兩個都不容易。成人美語學生的要求多,所以自己更要提升,不但教學技巧,發音,處理班上的氣氛人際關係等等,真的不容易。

又偏題了,講的是學習英文的經驗,所以說一下我的發音。因為在教基礎的時候會教自然發音法,所以自己的發音當然也要正確些,我的做法是。我用學校的一套發音的教材,不斷地重覆聽,並且跟著念,把發音的位置好好的弄清處,並且不斷地跟著練習,不確定的音就跟著錄音帶多念幾次,然後似乎還有錄下來,自己聽聽看對不對。所以我的發音完全是自學,反倒是國語,還去上了國語日報的國語正音班,效果呢,就像大家所聽到的,非常有限@_@不知是否因為用的是美式教材,所以後來我去英國跟澳洲的時候,都被當地人說我的發音很美式。不過美國人倒是沒這麼說過,只是他們會很訝異我的中文居然是在台灣自己學的。剛從澳洲回來找工作的時候,有個主管還曾經不客氣的跟我說,她並不喜歡我的教學方式,我的面試表現也差強人意,但是他很喜歡我的發音。當初的練習應該也是有點功勞吧!

不過我想有一點相當重要的也是因為我的工作環境大部份的朋友多是北美的同事,美國加拿大居多。我們常常一起出去吃飯喝酒,週末出去狂歡,所以呢也從他們身上學了很多。一樣地,剛開始我也會去聽跟觀察他們如何表達一件事情,可是時間久了,常相處,似乎變得不需要這麼做,有些東西就自然而然學起來了。我想我幸運的是雖然我人在台灣,但是我有很好的學習外語環境,就是我的外國同事。還有也很重要的,當然就是也有幾個外籍的男朋友,常常寫信講電話,練習的機會更多,然後要吵架的時候常常會氣到說不出來的時候,就更覺得要好好把英文學好,才可以吵架吵贏,呵呵,沒有啦,是好好的表達自己。

昨天同學問我說我聽到英文的時候有沒有先翻成英文,沒有耶。可能是聽習慣ICRT,所以很早就跳過那個階段,直接是去聽整個意思,而非逐字翻譯。說得時候也是,就很直接表達出想出的,也並不會想中文再翻譯成英文。做夢呢?是英文還是中文,我從來沒注意過耶?夢中是外國人就講英語,台灣人就講國語吧,我猜啦!

用英文思考大家都會說,可是哪有那麼容易,但是熟能生巧是一定的,問你How are you? 或 Where are you from? 應該沒有人還要翻成中文吧,因為已經太熟了,我覺得英文的句子應該也差不多,常常去思考我要如何表達一個句子,常常去看,去閱讀有興趣的東西,而且要花一點時間記一些有用,用的到的東西,用英文思考並不是不可能的事。

我在剛到科見時再口語會話方面我用的是那時剛出來,也賣的很好的臨時需要的一句話。一直放來聽,沒事在家打掃整理的時候都在聽,有時候就是放著,也沒有很用心地聽,可是因為放出來的是ㄧ句英文一句中文,聽著聽著很容易就記起來了,坐車的時候把書在溫習一下,在一邊放著聽,有時看電視,看電影,聽同事說時又聽到,可以用到的場合把它用一下,這些東西就這樣一點一滴的記起來了。

又瞎扯了好多,累。寫不完耶。待續…

對「關於學習英文,潔西的經驗是…」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